“阅读就是谋杀”

【中太】灵魂伴侣

欧总@欧卡欧卡 约的身份互换+灵魂伴侣中太酱!


——


  要中原中也来说的话,这是他出过的最糟糕的几个任务之一了。

  

  或许是最糟糕的。

  

  忽略他的耳鸣和腹痛的话。嗯,又或许不是最糟糕的?

  


  如果这是一个故事的话,那写故事的人绝对是个脑子里只有爆米花的家伙,不然怎么可能设定一个这样恶心人的背景?几小时前,他们刚见面的时候,太宰治用看呕吐物的眼神看着中原中也说。

  

  中原中也没有回应。他沉默了三十秒,前二十秒脑中滑过四十种杀掉太宰治然后顺利离开的方法,中间五秒思考如果这么做武装侦探社会不会把他赶出去、以及赶...

做了点奇怪的东西(……)

【无赖派】“混乱”

不愿透露姓名的金主妈咪的稿子!

这里 救救孩子(?)


——


  宿醉不是什么舒服的感受;对于坂口安吾来说,它甚至称得上新鲜。哪怕是应酬时他也很少过量饮酒,更何况需要他应酬的机会并不太多;平时就算偶尔小酌,他也会克制好:宿醉影响工作,酒精伤害大脑,而坂口安吾要做的事可绝不是这两个。

  

  今天头疼的罪魁祸首怎么算都只有昨天那两个闹腾的人。说闹腾其实不太准确:红发的那个话不多,但每一句都让火山剧烈爆发在坂口安吾的内心。叫什么来着?织田作之助。另一个黑发的,右眼还缠着绷带,看上去年纪不大,像个小孩。——太宰治。坂口安吾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明白了他是谁:任务开始前他详...

【无赖派】无题

  接到上级的通知时我还是有些惊讶。我本人虽然已经习惯了全是打杂的工作,可太宰身为下任干部最有力的候选人,被委派这种工作似乎有些大材小用。我们没有相约,但在路上碰了面;太宰看上去毫不介意被如此指使,甚至有些喜欢这样的工作,两眼就差要发出车灯一般的光。

  

  直到来到现场,我的思绪才被全是尸体的街道占满了。我们找到在战争中死去的黑手党成员的尸体,给他们拍照并取回他们的所持物品。我并没太感到悲凉,只感到打心底地厌烦;淤泥和工业废油的味道环绕四周,化为梦境,一瞬间像是把我拖回七年甚至更久以前的生活,只是那时我绝对无法想到有一天会以如此形式看到这种场景。

  

  太宰看上去不太高兴,正在...

Q:有用过人工智能鸽鸽写过文吗?有什么好玩的事?

没啥差别,像我cp的tag里的内容而已😇

一经暴露就会搅乱一切的秘密

20XX年X月X日 

  我向你声明:我只是个普通人,不是什么间谍、特工、伟大的科学家,只是一个在一个小小的岗位上工作的小小的职员,每天循规蹈矩,甚至连三餐都照吃,没有任何出格或是不合群的行为:我不排斥社交,喜欢异性,像所有男人一样讨厌女拳,不支持LGBT但也不反对。总而言之,我自认为扮演了属于我的完美角色,我毫无过错(当然,人总得犯点错吧!)。

  

  但我有个秘密。或者说,我知道一个秘密。这个秘密一经暴露就会搅乱一切,搅乱整个世界!所以我小心翼翼地保守着它,从未向任何人提起。今天,我要向你提起,但并非是因为喜欢你,只是因为这个秘密和你息息相关——屏住呼吸,女士(或者先生)!让我来告...

人类观察记录

  我不确定我用的人类语言是否准确。我选修了人类语言的课程,但要知道我们在这方面做得不是很好。我们对人类的社会、科技层面的研究比较好,但是对语言可以说是一知半解(这么用好像是错的,但是我懒得去查课本了)。虽然我选择的是和我母语看起来最相近的中文,可是很明显,所谓“象形文字”这个分类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。

  

  我又在说废话,TC-921总说我废话太多,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说一下——我们对人类语言(无论是哪种)的研究真的远远不够,虽然我确实学得也不算班里最好!因为反正人类学相关只是高等教育体系中的某一项选修而已,大家都不认真去学,也没太多人认真去研究。

  

  以下记录里我使用的语言不...

《赌徒》读后感

  我不知道怎么写读后感,所以这篇是偏向于一个精神病人于癫狂之间大喊大叫的东西x

  

  我看的版本是上海译文出版社的那个系列,周朴之和翁文达译;同本还有《穷人》和《白夜》。我个人觉得这篇相比起前两篇有着惊人的进步,毕竟前后也过了二十年……

  

  看前我没抱什么希望的:一个月11w+(还是7w?我也不记得11w的印象从哪里来的了),一定很水吧.jpg。然后我一看:尼玛我再也不乱说话了!!!这也太神了!

  

  整本读下来我觉得很易于阅读www……或许和题材主要讲的不是爱情也有关(个人对一般爱情的兴趣不算太大),人物和名字都很好记,而且主角很讨喜,描述也简单而有画面感,是他的...

穷苦大学生被恐吓没赚钱就要出门打工了所以……抢劫!不……不许动!(?)

25/k,文野/oc都可以,带梗来,要求可以说清晰点,不接车,不限cp(文野)🥺

默认是非私稿(可以发在平台上的那种)

例文可以看合集😭(同人在比较下面,如果有特别喜欢的可以和我说想要那种类型的,虽然大概率我没法做到贴近……)

总之随便戳我……!😭

  洁癖人是站着吃饭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很高大;青白脸色,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;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,细看原是食物残渣。穿的虽然是长衫,可是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tag不tag的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姓洁,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“过激洁癖都爱好杀厨师”这半懂不懂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叫作洁癖人。洁癖人一到店,所有吃饭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洁癖人,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温两碗干净的饭,要一碟洁癖用的产出。”便排出半个红心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杀了别人的厨师了!”洁癖人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...

1 2 3 4 5